抖阴富二代


艾伦打开窗,让猫头鹰兰斯洛特飞了进来停在了他面前,它威风十足但又颇为优雅地抬起了左脚,艾伦将他脚上的信解了下来后想给它喂点什么本来给安卡准备的零嘴,但猫头鹰在信被取下后就骄傲地展开翅膀,从窗口飞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艾伦摇摇头,停止了刚一瞬间想到如果安卡在这,这只猫头鹰会被一顿胖揍的想法,他打开了信件,发现是亚瑟?韦斯莱的信——和卢平一样,亚瑟?韦斯莱在信中也说了邓布利多的那番话。

只是不同的是,亚瑟在心中的口气说明他内心清醒的很,邓布利多就是希望能借他们的口来劝说艾伦的——倒不是说他就比卢平聪明敏锐多少,只是亚瑟在魔法部任职多年,对于这些交际交谈的弯弯绕绕比较习惯清楚,他的猜测和艾伦的判断一致。

合上信件,艾伦心中颇感温暖,不论是莱姆斯还是亚瑟,不管邓布利多是不是有意借他们的口,但是他们确实是在为自己担心,并且将消息透露给了自己——只是到现在艾伦反而有些担心小天狼星怎么还没有动静…莽夫直接莽的时候不可怕,就怕莽夫在思考怎么莽…

又不好亲口询问的艾伦停下思索,他摊开羊皮纸,将羽毛笔在墨水瓶里写下了一排蘸了蘸,在羊皮纸上流畅地滑动——回信还没写到一半,艾伦的笔尖突然在羊皮纸上停下来,他把羽毛笔放到了一边,手按上了自己已经发热的知印记上,接着他的心底传来了卢修斯?马尔福的声音“主人,我有事情想要汇报…”

在艾伦心里算算了,估计在今天之内这是要第三回收到相同情报的他,眉头有些不耐地挑了挑,正要让对方长话短说时眼睛一转改了主意,艾伦通过感知印记把自己的想法传递了过去“去禁林随便找个位置等我,稍晚一些我和你当面说。”

“我明白了,主人。”卢修斯?马尔福连忙应答,其实对艾伦这种喜欢面谈的喜好有些不适应。

艾伦放开印记,就继续拿起羽毛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快速地写了一份语气和措辞都相当的温暖和熨帖的回信,在信中,他感谢亚瑟·韦斯莱能在舆论对哈里斯家族十分不利的时候,来信告知他这些情报,同时安慰对方,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包括双胞胎的把戏坊都不会有事。

打了个响指,一阵火光后安卡出现在了男巫的肩膀上,艾伦先给安卡喂了点兔子肉做的零嘴,又捋了捋它头顶的呆毛,这才对安卡亲昵地耳语一番后把信系在了它的腿上。

又一阵火光安卡消失后,艾伦摸了摸手上的印记,探知了卢修斯在禁林中的位置,便走向房间中的阴影,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了禁林中。

在禁林里面,一个身披斗篷的佝偻身影正躲在树后,看到从阴影中出现的艾伦,借助透过树木交织的缝隙斑驳的月光,认出了艾伦的面容,他连忙走了出来,他的脸上被假刺青画得五颜六色,几乎辨不出他的本来面目,如果让哪个小巫师在深夜之中看到,一定会被吓得以为是见到了什么人形怪物——为了不被别人认出,原本脊背挺得笔直的卢修斯故意将自己伪装成异族老翁的佝偻模样。

看到卢修斯此时的装扮,艾伦对对方的胆小忍不住地想笑“卢修斯,你这是…用的着这么谨慎吗?说吧你有什么情报?”

吃着西瓜戴着草帽的清凉妹妹

“主人…请原谅我…我这也是为了稳妥…”卢修斯也不仅有些老脸一红,但随之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邓布利多他拒绝了更进一步的行动,但那些纯血家族还是联合了起来,让有校董身份的家族一起听从邓布利多的这次吩咐…他们决定起码先把你赶出学校再说后面的事情,具体时间定在你下一次的古代魔法课,决定在这天对你发难…”

“今天你已经是第三个告知我这个消息的人了。”艾伦居高临下地看着恭敬俯身的卢修斯?马尔福。

卢修斯一时之间愣住没有及时回应——艾伦神通竟然如此广大,校董这边才刚刚商量好行动的时间,艾伦就竟然已经收到了消息…这么说,他在纯血家族的内奸绝不仅是自己一个,纯血和黑魔王真这边的动态艾伦都清楚地知道,可是艾伦这边的真实情况却没多少人知晓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卢修斯沉默半饷,似乎下定了决定偶偶他微微抬起头试探地询问。“主人,这件事情会不会引发战斗?需要马尔福家族提供什么帮助吗?我将尽我所能帮助主人获取胜利。”

卢修斯刚自己在试想如果易地而处,换做自己处在艾伦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霍格沃茨的校长和大部分校董们如果意见统一,那么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和符合法律法规的办法能够进行反制,接着卢修斯就想到了自己前主人的风格——他怀疑艾伦打算用暴力解决问题,用武力镇压一切反对的势力。

“你多虑了,卢修斯,我早告诉过你我不是汤姆&a;…”艾伦对被卢平和卢修斯都怀疑自己可能要武力抵抗的态度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应该知道,我更喜欢利用合法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次的事情同样如此,我并不打算也不需要用武力解决问题…”

“抱歉我的主人…是我太驽钝了…”卢修斯的目光在艾伦的脸上打了个转,只见艾伦在月光下面色平静,丝毫不为自己刚刚汇报的消息和下午魔法部公布消息后中所处的劣势情况而担忧,一副已经拿定主意、胸有成算、从容不迫的模样。

卢修斯的脑海里念头不断转动,前几年里哈里斯家族在没有掌控魔法部之前,面对其他势力掀起的风波和事件里,几乎都没有失利过,他们的手段似乎都是习惯在最后的时刻方才显露出尖锐和锋利的一面,在事前他们的似乎都让自己看起来并不算显眼…

大家都被哈里斯掌控魔法部后表现出的强势迷惑了!——想到这里,卢修斯的腰不由得弯得更低,态度更加尊敬,从主人眼前这样的姿态可以判断,他已经将对手的动态了如指掌,并且一直都有应对之策,这示弱甚至下午魔法部的发言看样子都是哈里斯行动故意安排的一部分。

“不过你既然能知道这些,看来汤姆交给你联系纯血家族的任务完成的不错啰?”说着,艾伦用手指了指地面,让地上的一些植物根系从泥土里冒了出来,组成了两把带扶手的椅子,招呼着卢修斯坐下来。

等艾伦完坐好后,卢修斯才顺从的入座“主人,这正是我想请示你的,你知道我们这些纯血家族都狡诈的狠…不会轻易下注,但他们这次虽然还没同意和黑魔王联合,但也决定借着赶走你的机会对黑魔王示好,他们打算让我参加这次行动,并在剥夺你校董身份后让我恢复校董身份。”

“哦?这么说看来他们比起汤姆来,更不太信任你?”艾伦玩味地看了一眼开始尴尬的卢修斯。

“是的…主人,因为你校董的身份也是我出面交涉帮你得来的,在加上我家族长久以来的名声…”卢修斯在艾伦的目光下不得不说说了实话,“他们希望我能亲自参与反对你的行动来证明这点。”

“马尔福家族是跟随麻瓜国王征服者威廉从法国而来,之后登陆英国在这里扎根,你们家族名字在法语的意思里的解释是不诚实、不忠实的,或是不好的信仰。”艾伦想起了自己在古代遇到的那位马尔福家族的祖先阿曼德调侃来一句,随即又觉得似乎过于没有礼貌而补充道,“不过卢修斯,我相信你和你家族,你已经向我证明了你的忠诚,你放心的配合邓布利多和纯血就行了,不用顾及我,等到了这些事情最终结束后,我想哈里斯的回报会让马尔福家族满意的…”

“遵命!主人!”本来因为前半句有些瑟瑟发抖的卢修斯,在得到了艾伦的允诺后安下心来,但一想到自己不过是第三个告知情报的角色,想增加自己重要性的卢修斯又连忙询问“主人,是否还有其他事情是需要我注意和处理的?”

“嗯?我想想…那么这样吧卢修斯,在这次事件过后,我想你也能初步获得他们的信任了,并且之后我想那些纯血会更乐意和主动的寻求和汤姆缔结更密切的同盟…以此来对抗我,所以你在和他们进行联系的时候,最好给他们留下一些更书面上的东西…另外记得尽量汤姆的印记而不是你的名字…这样的做法我想那些纯血家族和我本人都会更加满意。”艾伦现给卢修斯想了一个任务,看着连连点头的卢修斯又补充道,“不过比起任务,你最主要前提是注意自己的安,德拉科和我的关系很好,我可不想因为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害他没了父亲,不然我可没办法对他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