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ounaicom豆奶下载


正是午后时分,懒散的阳光洒在藏在绿树丛中的小湖上,波光粼粼,周围的垂柳随风而动,一个悠扬的钟声从北边的寺庙传来。

很多百姓已经渐渐散去,但更多人和船则是聚集到水阁的周边,一大帮士子密密麻麻地挤到一座石桥上,这一场受士子追捧的花魁大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随着四季楼的台柱雨姬登场,令到全场为之一滞,旋即又是爆发起雷鸣般的欢呼声。

却见八名女子站到舞台之上,她们个个都仅穿着一件白纱长裙,由于丝料很是单薄,直接能看到里面的内衣,令人不免想入非非。

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女子,她站在舞台的最中央,同样的白纱长裙,只是她的内衣是红色,完美地呈现着她火爆的好身材。

有的女人的优势在于一双长腿,有的女人的优势在于精致的脸蛋,而这个女人的优势明显是火爆的身材。她的个子不高,但胜在本钱了得,肌肤如同羊脂般雪白。

她的脸上佩戴着纱巾,额头点上一个红点,那双眼睛经过浓妆艳抹,令她多了几分妩媚,整个人亦是给人一种“半掩琵琶半遮面”的效果。

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却不知是顺应时代的发展,还是满足士子们的需求。在琴艺这个环节,参赛者可以为进行弹奏,亦可以选择跳舞表演。

这……

林晧然手里正端着茶盏,看到这个如此暴露的身影,看着那个仅仅包裹重要部位的女子,哪怕是早已经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亦是微微张开了嘴巴。

在这个保守的大明朝,竟然有人如此大胆的穿着打扮。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终究是青楼女子的盛会,这些青楼女子亦是难免会剑走偏锋。

像是在后世之中,有些女明星亦是选择进军三级片,甚至不惜跟其他名人故意制造绯闻,而后真的变得大红大紫。

街头的水手服妹子好正点

剑走偏锋是一把双刃剑,但亦是成功的话,未尝不是一个奇招呢?

林晧然不动声色地暼了一眼旁边年仅六旬的徐鹏举,却见徐鹏举两眼放亮,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连同气息都变得粗喘。

却是没有想到,这个在后世还算有些名气的魏国公,不仅真是一个“草包国公”,而且对女色还会如此没有自制力。

扬州府同知曹腾飞和扬州府通判陈凤鸣的眼睛紧紧地瞪着舞台上的身影,二人不断地喝水,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舞台。

其实林晧然并不知晓,随着这些年对“才女花魁”的审美疲劳,加上魏国公偏好于擅长舞技的青楼女子,令到近些年的参赛的选手走了“舞风”。

随着“舞风”的参赛选手成绩越来越好,甚至在去年夺得了花魁,令到不少自认才情有限的青楼女子,走上了这种大胆的风格。

终究而言,这花魁的头衔从来都不是看谁的长相和才艺,而是取决于魏国公这些人的爱好,而如此肉感的舞蹈自然是顺应而生。

铮铮铮……咚咚咚……

在乐器的伴奏下,名为香兰的性感女子开始跳起一支有着西域风格的舞蹈,令到不少士子两眼放光,看得是如痴如醉。

桥上的士子纷纷喊着香兰的名字,已然是为之所倾倒,愿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每个时段都有着他们所喜欢的风格,似乎都已经厌倦了那些清高的花魁,已然是希望出现着这么一位不走寻常路线的花魁。

当然,亦是有老者对香兰嗤之以鼻的,大骂她有失风化之类的话。

“不害臊!”

兰儿一直站在花映容的身后,当看到舞台上的表演,看到如此暴露穿着打扮的香兰还卖弄风骚,却是忍不住进行吐糟道。

她的话不大不小,但足够让到有心人听到。只是话音刚落,她却是如同被针扎一般,整个人显得担忧地望向花映容。

花映容正在优雅地喝着清淡的茶水,却是背后长眼睛般,显得淡淡地说道:“确实是不害臊,但下不为例!”

兰儿听到这话,顿时如蒙大赦,急忙回了一个“是”,接着悄悄地吐了吐舌头,却是不敢再多嘴了。

虽然她知道小姐的心肠不坏,但小姐对她们的言行举止要求极是严苛。现在她是小姐的丫环,陪着小姐在这个场合中,胡乱说话便是不懂规矩,更是让小姐有失面子。

最为重要的是,她们将来都是被小姐委以重任的人,若是她们现在都不知守规矩,小姐凭什么信任地将生意交给她们打理呢?

随着香兰表演拉开序幕,一些快船往返于画船和水阁间。

一些官员、商人和公子纷纷出手,令下人将相应的花朵送到属于香兰的大篮子之中,并在上面注明花朵是由谁所捐赠。

每个青楼女子背后都离不开金主的支持,特别是香兰和绮兰这种青楼的头牌,早早便会锁定一些恩主的支持,为着这场花魁大赛蓄力。

虽然花魁头衔存在着很大的偶然性,但若是她们早早锁定一些恩主的支持,那么很可能会达到抛砖引玉之效果,赢得一些跟风盘或大金主的支持。

当然,这亦可能是她们索要钱财的借口。毕竟这些金主所投的花朵,她们哪怕不能得到花魁的头衔,亦是能够从中分得一笔银子。

“来人,先给她送上一百朵!”

魏国公看到兴奋之时,先是轻蔑地瞥了一眼林晧然,接着对着手下大声地吩咐道。

一朵则是一百两,一百朵则是一万两。哪怕是放在富庶的扬州,对于大多数富商而言,亦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巨款。

当然,这里终究是盐商云集之地,花魁的游戏又历来受到士子和盐商的追捧。若是想要仅靠一百朵夺魁,那还是远远不够看的。

林晧然面对着徐鹏举明显挑衅的目光,却是熟视无睹般继续喝茶。他早已经过了争风吃醋的年纪,今天之所以会参加这场盛事,实则是另有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