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黄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席正梃伸手松开衬衣领口的扣子,淡淡道:“今天的所有工作全推了。”

“boss!”余可飞快步流星的走到他前面,拦住他的去路。

“嗯?”席正梃不悦的蹙眉,那双深眸里迸射出来的锋锐让余可飞完全不敢直视。

他后退一步,却没有让开,而是硬着头皮开口。

“boss,这两个月时间里,我们把该铺的路都铺完了,就剩最后几天收尾了,今天下午的会议您不能缺席。”

余可飞又说,“boss,我知道现在心里对太太一定很内疚,想回去和她解释。但忙完这几天,您就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太太……”

席正梃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眸光锁在余可飞低着的脑袋上,几秒钟之后,他转身回了会议室。

是,不急着这一小会儿的。

他们还有一辈子,总是会磕磕碰碰,但会越来越好的。

处理完一大堆文件后,席正梃终究还是拿起手机,给尹婉竹发微信过去。

……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尹婉竹一大早就起来了,洗漱完毕,她在镜子前看了眼下颌角的伤口。

“咦,昨晚擦药了啊,怎么伤痕没有变浅?”她喃喃自语。

昨天早上一醒来,这痕迹明显淡了很多的。

她蹙着眉头,又仔仔细细的抹了一遍药。

下楼吃了早餐,她就窝在客房的单人沙发上接着看昨晚看的小说。

是一篇类似于《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开篇男女主就睡在了一起,然后故事就开始了。

有些地方的情节,看得尹婉竹的脸微微发烫。

呃……

她虽然结婚两个月了,但和席正梃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

没看了几章,不曾想,汪姗姗打电话过来了。

“婉竹,晚上六点钟,不可以迟到,知道吗?对了,穿得漂亮点,我要拍照发朋友圈。”

“知道了,晚上见。”

尹婉竹正好看到男女主分手,心急如焚,汪姗姗打电话过来,她蹙了下眉头。

和汪姗姗说了两句,她赶紧挂了电话,继续看。

“这分手后的剧情写得不错,很抓人。”尹婉竹喃喃自语。

她窝在沙发里,阳光从窗外跳跃进来,照在她柔软的发丝上,渐渐的,阳光又跳了出去。

就已经几个小时之后了。

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叮。”

消息直接显示在屏幕顶部,是一条微信消息,竟然是席正梃发过来的。

【正梃:婉竹,在家吗?】

尹婉竹不知怎的,一下子点了进去,还点到她常用的一个图片上。

那是一个卡通人,手里拿着把刀,笑得恶狠狠的,头顶悬着三个字——去死吧。

那是她和汪姗姗、方芮斗图常用的。

竟然给席正梃发了过来。

尹婉竹心脏一缩,立刻要点撤回,可是已经晚了。

【正梃:?】

彼时,席正梃坐在硕大的深色办公桌后,一只手随意的放在老板椅扶手上,一只手握着手机,看到尹婉竹发过来的图片,他愣了下,眸底情绪讳莫如深。

她如今这么讨厌自己?

不等他深想,女孩已经发了消息过来。

【婉竹:那个,发错了。我在家呢,怎么了?】

席正梃莫名的就松了口气。

他很快就回:【哦,去房间看看我放在衣橱的黑色领带夹在不在。】

席正梃盯着自己打出来的字。

道歉的话,他说不出口。

只好随意扯了个理由。

……

这边。

尹婉竹拧了下眉头,喃喃自语:“他专程发消息就是为了这个?”

以往,她和席正梃的对话多半是他给她转账或是告诉她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这类的。

还是第一次,说这么琐碎的事情。

尹婉竹的手指快速的屏幕上翻飞:【等等。】

尹婉竹丢开怀里的碎花抱枕,趿着拖鞋回了卧室,去衣帽间找到了他说的领带夹。

“咔嚓。”

她直接拍了一张下来,附言:在呢。

席正梃看着发过来的照片,食指轻轻的描绘女孩握着领带夹的漂亮手指。

他快速的打字:【晚上等我一起吃饭。】

尹婉竹靠在衣帽间上,伸手将耳畔的发丝拢到耳后,露出绝美的脸庞。

她快速回应:【不好意思啊正梃,今晚我约了朋友出去吃饭,一个人吃吧。】

席正梃:“……”

正好这时候,余可飞拿着手机走进来。

席正梃睨向他。

“boss,张总,昨天请吃饭没去,今天他一定要请去,说会给最想要的东西。”

余可飞一手捂着手机一边道。

“不去。”席正梃冷声道。

小女人和朋友去吃饭,那他就在家里等着她回来。

余可飞颔首,拿着手机出了办公室。

……

晚上五点半,尹婉竹随意换了身衣服,素面朝天的出了门。

照例,她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了距离大排档五百米开外的位置。

五六点钟,天气还是很炎热,阳光金灿灿的,光线扫在地面上,折射得光怪陆离。

尹婉竹踩着高跟鞋,提着包,走到汪姗姗说的大排档去。

“婉竹,这里这里。”汪姗姗见她出现在门口,立刻招手。尹婉竹穿了件姜黄色的体恤,下身是件五分牛仔裤,半长的浅棕色卷发扎成一个马尾,很清爽干净的打扮,配上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一眼就能让人惊艳,回头率百分之百

但美女看久了,就并不觉得有多漂亮了。

汪姗姗见她竟然素面朝天的就来了,她有些无语:“大美女,我知道漂亮,但好歹化个妆吧?还有竟然穿五分裤!这么热的天不热吗?”

一说这个,尹婉竹就有些生气。

她走之前去衣帽间找衣服,发现她的衣服竟然不见了一大半,她的那些热裤全部不翼而飞。

她的东西,不用猜,也知道只有席正梃有资格丢掉。

那男人肯定是因为尚骞和他告状,所以把稍微露一点点的衣衫全部丢了。

真是无语。

大热的天,她穿着五分裤,也是够了。

但这些,尹婉竹不会和汪姗姗讲。

她只是坐下,端着面前的冰咖啡喝了一大口:“热死我了。”

汪姗姗见她没有任何怀疑的喝了冰咖啡,唇角勾起。她的眼睛也跟着放光,仿佛三十万已经在向她招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