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ap官网


孛锒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化,那是由直耸青天的山峰到逶迤万里的山脉的转变,唯一还相同的东西只有那份永远存在的厚重感,磐石一样的重量。

“小子,你认为军部学校给你们进行手术的目的是什么?”孛锒转过头来问道,黄金的瞳孔散出光芒,他指着自己的眼睛,“我们眼睛里的这十字瞳孔代表着什么?。

卡西亚选择了沉默,他并不明白孛锒的意思。

“曾经我问过我许多的学生,当然,得到的答案肯定是不尽相同的。但是无疑例外都是与能力和权力沾边。”孛锒咧开嘴笑着,那是属于小丑一样的嘲讽。

“但是的确,我们这些进行过手术的人,在能力上的突出确实能让我们在几年的时间里,收获到普通人究其一生才能获得财富与权力。而且我们这样的蛀虫,或者说恶魔,因为手术的原因,也是如同那些老而不僵的害虫,寿命长得让人感到孤寂。议会与圣皇厅的那群人更是一个个老化石了,每一个人都可以做成标本拿到博物馆里去展览。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能力与寿命,才让这十字瞳孔变成了牢笼一般的东西。”

“至少在我的眼里,它带给我的东西就是这样的感觉。”孛锒直视着卡西亚的眼睛,“小子,你也是这牢笼里禁锢起来的人。今后无论你离开军部学校,还是在之后加入帝国任何一个机构,或者被巨头公司或大家族招募,这都是逃不掉的宿命。”

“拥有十字瞳孔的人必将相互残杀,无论敌人还是伙伴。打上了它的烙印,即便不是你们自己自愿,但是直到你死亡,这场持续了几百年杀戮盛宴依旧不会有消停的迹象。你自己唯有拿起腰间佩戴的利剑,才能捍卫你自己的生命。”孛锒好像也有着非凡的经历。

“我一直有一种错觉,那便是我在战场上见过的尸体比我回来学校里见过的学生还多。他们里面也有燃烧着十字瞳孔的人,但是在战场的大磨盘里也部变成了没有温度的尸体。我一直在疑惑,这一场本该早就结束的战争,为什么能延续至今?直到后来我有了旁听议会的资格,当我看到那些躺在轮椅上,打着各种药剂苟延残喘的丑陋老人们时,我才明白战争的意义。”孛锒眼睛里的十字瞳孔消失,“战争只是一场游戏而已,可笑与可悲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需参与进去。”

“战争游戏还没有进入到最终关卡,拥有十字瞳孔的人就是里面的高级玩家。所有国家都想成为游戏里最大的赢家,但是他们始终没有想过,一旦游戏通关,剩下的还有什么。难道赢了一把国际棋你就能成为人们口中歌颂的圣皇神灵?不过是这一场游戏结束,下一场游戏接着开始罢了。”

卡西亚听得很认真。

孛锒倒是摇摇头,“好了,小子,这是圣多拉格神学院一名学生给我写的新生训练演讲稿子。第一三星学院除了你,其余人都被我训过了,希望你能在其中找到你自己的定位。”

孛锒看着卡西亚转变过来的呆若的神情笑着,走在前面。

姐妹淘的美好新天地

“卡西亚,希望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作为教练之前,我还是一名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见过的生死真的太多。希望你能在今后的训练里活下去,至少不要死在我负责的这几年时间里。我心中的不忍实在太多。”

“教练,这也算演讲稿子里的一部分吗?”卡西亚跟子后面问道,他们下了总实验楼,周围的路上是熙攘的学生。

“当然不是,作为教练这么多年,战场上的冷血已经被时间抹去太多。不然,你看我现在不就是一个多话的快中年的大叔?以前的我可是除了回答‘是’与‘不是’外,不愿多说一句话的。希望你也能永远保持那份犹豫开枪的心性,那对以后的你来说,是极有可能会失去的东西。”孛锒没有把卡西亚送到宿舍,他到总实验楼也只是为了签署相关的文件,阿瓦隆的事情他们不敢有所耽误。

“孛锒教练,若是当时开枪,我有机会吗?”卡西亚看到拐走的孛锒的背影,突然想到。

“当然,你在入学后就能在医院里去躺几天了,顺便去学习一下骨头断裂的接驳手术是怎么做的。”孛锒很快消失在建筑的阴影里。

卡西亚回到房间里是下午四时半,整个学生的宿舍都没有人,现在还是训练的时候。

房间里的空气因为持续暖气供应的缘故,并没有显得沉闷。水壶里的水还剩了一点,卡西亚也没嫌弃地喝了几杯,然后看着桌子上的书叹了口气。

机械控制理论,枪械简介,帝国详细地图图解,极限天气概述,交通工具操作理论、、、、、、总共十一本书,里面还有一本微薄的书籍——第二生物语言,里面没有具体的文字,只有各种音所代表的意思。

墙壁上裂开一道口子,几张打印纸还被卡在那里。

将他们拿在手上,卡西亚靠在床上从后往前一张一张看着。

“明天早上六时,体能训练与手术恢复锻炼、、、、、、”这是每一天的行程安排表,每一天的训练课程会变,但是时间是固定的,卡西亚将他放在一边。

然后是通知手术镇定剂的放时间与地点,每一人每一个月有两管的剂量,必须按时领取与自行注射。卡西亚想到了老教授们给自己注射的蓝色荧光质药剂,在苏卡琉斯的话语里,那是从龙类血液里提取出来的完美进化物质,但是军部的学术语便是镇定剂。作用是保持体内移植组织的稳定性,不仅仅是避免排斥反应的进行,也是为了防止枯化的产生。

接下来几张都是各种通知文件,上面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黑色铅字。

最后一份,也是一份通知,只是内容完不一样了。

“三个月后,第一至第五三星学院进行第一次实战训练。”

落款为执行部。

第一次任务,在重要的事情上,军部都是走简洁的风格。

卡西亚从床上跳下来,脱掉蓝色的医院服饰,健壮的身体上,手术的痕迹已经完愈合。只有背部、手臂与腿上那二十四根抑制管的痕迹清晰可见。

活动一下躺在病床上而僵化的身体,手术的基础效果还在。视力、听力的提升尤为明显,力量、度与体力上,却是因为抑制管的效果而没能达到手术的标准。

“你身体的手术同化依旧在进行,甚至也不落后于其他人。但是抑制管让你身体里所有组织器官都挂上了厚重的枷锁,它们的功能在手术下加强了,又在抑制管的抑制下严重削弱,想要挥手术基础的力量,只有多加努力,加紧锻炼。”卡西亚记得自己即将出院的时候,老教授最后看着手头里的数据对自己说的话。“镇定剂不能停下,你身体的排斥反应虽然已经停歇,但是为了不复,抑制管的数量只有到你手术进行到了第二阶段的时候,才能减为十六根,这是最后的限度。”

“你也不用担心,历史上背负十六根抑制管的人多了去,里面同样有人能成功。”老教授话语里的安慰成分太重,卡西亚也不愿揭穿他来。

但是拥有苏卡琉斯的方法,倒是不用担心实力的落后。卡西亚一面换着衣服,一面安慰自己。这时肚子也开始饿了起来。

手术后,身体开始进入第一阶段——复合增长阶段。体内主要变化的部分为骨质与肌组织,需要的养分需求量很大,军部学校方面也特别为这个阶段的他们定制了特别的饮食计划。

穿上训练用服装,卡西亚拿上密码卡与身份牌,他准备填饱肚子后,开始跟上其余学生的训练。

又要再次与其他的人同处一个课堂,但是卡西亚并不知道这个课堂最后会是什么模样。

“真是期待啊。”卡西亚长长舒了一口气,伸展身体时,二十四根抑制管的感觉尤为明显,这让他想起了孛锒演讲稿子里的“牢笼”,自己的身体对强大的龙类组织来说,的确是一座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