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兹,魁地奇赛场上方的观众席看台上,备受格兰芬多小巫师们喜欢的穆迪教授非但没有加入共同抵御袭击者的教授队伍中,反而向着黑湖的方向跑去。

   黑暗中,艾伯特带着几个傲罗,在黑暗中快速穿梭,他们的方向也是黑湖。

   穆迪利落地翻过了一道篱笆矮墙,越过这里,绕过黑湖,再穿过那座小石桥,就能够抵达可以幻影移形的地方了。

   穆迪回头看了看还在观众席上四处游击、肆意杀戮的那些食死徒,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这些下贱的东西只配在这里作为弃子为主人争取一些时间。而我,要回到主人的身边,我把波特送给了他,他会怎样奖赏我啊,那可是他复活最需要的东西。我会得到超过其他任何食死徒的荣誉,我将成为他最宠爱的亲信……比儿子还要亲……”

   想到此处,心头火热的穆迪加快了步伐,蓦地又眯起了眼睛,冷哼一声,“该死的邓布利多,一定有阴谋,从那个艾伦和哈利一起碰触奖牌就可以看出,他们一定已经策划了很久了吧。他一定想不到我们早有应对措施。”

   抵达石桥了,只要穿过它,就可以看到主人了……

   快速前进的穆迪他那只正常的眼睛凸了起来,那只魔眼紧盯着前方,一道耀眼的红光在黑暗中直奔穆迪,速度快得穆迪根本来不及闪躲就被击中,穆迪被魔咒击飞,狠狠地摔在了草地上,手中的魔杖滚飞了出去,坠落到了黑湖中。

   黑暗中,七个穿着制式装备的傲罗在穆迪周围出现,他们越走越近,速度很快。

   一个傲罗靠近了穆迪,用魔法手铐扣住了穆迪,其他六个用魔杖指着倒在地上的穆迪,丝毫没有放松。

   “谢谢你,麦琪,你先回去吧。”艾伯特对着虚空道谢后,家养小精灵麦琪才显出身形。

   “又是家养小精灵坏的好事!该死的傲罗!主人不会放……”

   森女系少女格子长裙草帽置身芦苇荡写真图片

   “闭嘴小儿!!!”艾伯特突然毫无征兆的对着已经被解除变身效果的小克劳奇发出怒吼。

   “抱歉!父……”被艾伯特喷了一脸口水的小克劳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艾伯特如此暴怒的表情和让他熟悉的声音使得他下意识的回应了半句,随即嘴半张着愣在那里。

   艾伯特看着小克劳奇如此不堪的表现“切”的一声啐了一口,然后靠近了小克劳奇。快速地几道魔咒闪过,穆迪的手和脚以极其扭曲的姿势瘫在了草地上,他的手骨和腿骨都被魔咒击得粉碎。尽管这样,其他六个用魔杖指着倒在地上的穆迪,丝毫没有放松。

   “魔杖飞来。”刚刚坠入黑湖中的魔杖带起了一道水痕,从湖中嗖地飞出,一把被艾伯特抓住,下一秒,魔杖就被艾伯特撅断,碎成了四节。

   在魔法部,也同时上演着抓捕的戏码,确切说更像是一场大清洗。

   哈里斯先生按照为之谋划了一整年的计划,凭借着早早就准备好的那些种类繁多大小不一的罪证,再借用小巴蒂·克劳奇和突发赛场的袭击事件,强行将巴蒂·克劳奇和他手下的势力同食死徒联系起来,一一抓捕。

   陪伴着哈里斯先生的还有魔法法律执行司以及威森加摩的巫师,那些巫师被抓捕后当场就挨个进行审判。除了类似阿米莉亚·博恩斯这样正直没被收买的官员对这样迅速、这样大规模的审判提出了异议,以及今天留在魔法部的少数福吉派系好比乌里姆奇在那儿叫嚣着要等魔法部长回来外,审判最终还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和现场抓到了小克劳奇的消息下快速完成了,他们统统被关进了阿兹卡班。

   而他们进监狱后空出来的职位,哈里斯先生立即就趁福吉不在之际,将打入这些部门一年多、本来资历不够的自己人强行扶持上位,并且办好了就职手续。

   在抓捕过程中,艾伯特掌控的武装傲罗,行动干脆利落,第一时间封锁了魔法部不准进出,抓捕起人来也绝不会因为曾经一起共事而手下留情。

   而在傲罗办公室司参加文员会议的佩内洛,在接到任务开始命令后,高高跃起,直接跳上了会议桌,用着舞蹈似得步伐开始向着会议室的大门前进,而桌面上摆好的两排水杯和会议资料在她的舞步下纷纷被踢飞,她大笑着快速踏过了长长的会议桌,在一众目瞪口呆的职员的目光中,用魔杖变成的鞭子卷向大门,把它们死死的锁了起来。

   “你在发什么疯!克里瓦特!谁给你的权力和胆子在傲罗办公司胡闹来着?”斯克林杰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除了斯克林杰手下的少数武装傲罗外,甚至连他手下的文职傲罗最近也被以人手不够为由,派去维持嘉年华的秩序,此时他的身边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手下,他们紧抱着文件,畏畏缩缩地跟着斯克林杰站起了身。

   佩内洛的态度客气得像是在讽刺“主任,请你原谅,不必担心外面的骚动,我也还没疯呢,这是来自欧文·哈里斯司长的直接命令。就在刚刚,争霸赛赛场上有几个食死徒和他们用夺魂咒控制的巫师们袭击了观众,而这一切的主谋正是在巴蒂·克劳奇帮助下越狱的小巴蒂·克劳奇,我们现场的同僚已经抓住他了,加上之前收集到的证据,克劳奇和他手下那些隐藏在部里的食死徒一个都跑不了了。”

   “作为傲罗指挥部的最高级主管,为什么这个活动我不知情?我要见福吉部长。”斯克林杰不为所动,他态度坚决,语气强硬。

   “我想主任暂且还是继续在会议室休息比较好,现在是非常时期,魔法部里有人勾结食死徒,我们的同僚正在进行抓捕,现在外出的话难免会被误伤到。”佩内洛用下巴指了指会议室的座位。“斯克林杰主任,请入座吧。”

   “你敢?你们是我的下属,应当服从我的命令!”斯克林杰瞪起了眼睛。

   “抱歉,主任,傲罗指挥部正是属于魔法法律执行司的下级机构,而福吉部长也恰巧不在,我们现在都必须服从欧文·哈里斯司长的命令。”

   一列长长的红皮火车快速穿过了亨格福德桥,魔法部的傲罗们有条不紊地开展了剩余的修复和清除记忆等工作。

   拼命阻拦他的食死徒为了拖延时间毁坏了大桥的基座,并叫嚣着如果他不施救的话,他们逃走后会把事件真相投递给各种巫师报社。

   为了挽救麻瓜们的性命,艾伦不得不在其他傲罗赶到前修复大桥主体结构,因此被耽搁了不少时间。当赶来的傲罗们制服了剩余的黑巫师后,艾伦也得到了伏地魔已经复活的消息。

   艾伦在对被抓捕的黑巫师进行了摄神取念,发现这些狂热的食死徒其实并没有真正见过伏地魔的婴孩儿状态,都是由贝拉特里克斯夫妇以及安东宁?多洛霍夫出面召集安排任务的,显然黑魔王并不希望也不放心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给太多手下知道。

   而现在伏地魔既然已经成功复活,那么即使他现在过去和邓布利多联手,击败他不会是个问题,但伏地魔一心想逃跑的话,要想抓住他还是非常困难的。

   既然这样,那么艾伦就不适宜出现在伏地魔和邓布利多面前,因为就算抓住在伏地魔复活现场的任何伏地魔手下作为活口,加上被抓获的小巴蒂·克劳奇也并不足以证明伏地魔已经归来,由摄神取念和吐真剂组成的证据并不被法律完认可,只能作为辅证存在。

   因为他们给出的信息是容易被大脑封闭术大师和人为训练甚至被人强行修改记忆后误导的。不然原剧情里的哈利波特在明年的官司完不用打,就能通过这两种手段证明自己的清白。

   既然不能击杀伏地魔,哈里斯家族本身的利益也就变的需要福吉开始他和邓布利多的面斗争,否则今天魔法部里他们这么大的动作一定会引来福吉和邓布利多的反弹,希望伦恩在现场能安抚住福吉,让他等到老爹赶回现场……

   想到此处,艾伦也不甘心就这样呆在这里。

   于是,艾伦把勋章的定位功能关闭后,立马返回了自己的塔楼里,拆掉了训练室墙上那面改造后的死敌分身镜,准备悄悄潜入伏地魔和邓布利多对峙的现场,将他们打斗的场面录制下来。哪怕这样的操作收集到的镜像并不足以像平时那样方位复制他们的能力,但也足够让艾伦对目前世界上从理论上讲最强大的两名巫师的实力有所了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