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文很喜欢毒舌版的斯塔克,因为这说明他的情绪很稳定。

看着脸色有点奇怪的史蒂夫,阿尔文笑着说道“伙计,作为朋友我真的要劝劝你,你跟艾普尔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面了?

她给福克斯打电话哭诉,她认为自己输给了一个男人……”

史蒂夫没有在意阿尔文的调侃,他歉意的看了一眼斯塔克,然后礼貌的跟诺曼?奥斯本打了一个招呼就转身走下了主席台加入了教师的队伍。

看着人员整齐的教师的队伍,阿尔文突然幸福的笑了笑。

幸好大家都爱这座学校,这里让所有人的善意有了一个出口,当大家的善意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大家已经是这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个人矛盾什么的在这里突然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在学校需要的时候他们总会出现……

阿尔文高兴的捞起一份新的毕业证,他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笑着把这份毕业证塞进了诺曼?奥斯本的怀里,笑着说道“看看,这是玛丽?简的毕业证书,你这个老混蛋劝我放她去学什么舞台剧……”

说着阿尔文对着台下的玛丽?简招了招手,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学校第一个艺术类的学生,关于她的理想,我曾经犹豫了很久。

因为我想像不到站在台上演小品怎么能吃上饭……

后来我偷偷的去百老汇看了一场那个叫什么‘猫’的舞台剧,嗯,我承认我睡着了……

不过散场的时候我发现没有人提前退场,这说明大家其实很喜欢。”

秋丸子头黑衣清纯美女

看着玛丽?简激动的走上了主席台,阿尔文笑着跟她拥抱了一下,说道“我真心的希望你能证明我是错的……

曼哈顿战斧狭隘的眼光不应该是限制你们的枷锁……”

玛丽?简捂着嘴饱含着眼泪,情绪激动的看着面带微笑的阿尔文,她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哽咽的没能成功。

阿尔文笑着稍微后退了一步学着舞台剧演员那种装腔作势的做派微微的弯腰伸手指向了诺曼?奥斯本,他笑着对玛丽?简说道“是这个家伙给我打电话让我睁开眼睛看看那些我从来不曾了解的东西……

他说你有成为一名出色演员的潜力,那么就让我们的荣誉校长把毕业证书交到你的手上。”

说着阿尔文看着有点害羞的不知所措的玛丽?简,他笑着说道“我一开始还有点担心这个老东西不怀好意,他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傻儿子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家伙。

不过你很好,去拿着自己的荣誉,然后守住自己的独立。

如果你能顶着曼哈顿战斧的压力坚持自己的梦想,你就一定能做到!”

阿尔文说完就让到了一边,他不太擅长应付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本来他一点都不看好这个姑娘跟哈利之间的所谓感情,一份条件完不对等的感情很难走到最后!

一个地狱厨房的穷姑娘怀揣着演员梦,怎么可能抵挡的了来自一位奥斯本的爱慕?

但是玛丽?简表现好的出乎阿尔文的想象……

善良、自信、坚韧、独立,这些美好的品质凝聚在一个地狱厨房的姑娘身上让她有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最好的是她从来没有把哈利当成一个奥斯本,她身上传承了这所学校的“硬骨头”和“勇气”!

这才是诺曼?奥斯本这个家伙乐意帮助她的原因。

因为他如果不帮自己的傻儿子一把,哈利真的不一定能泡得到这个姑娘……

也许有一天时间会让这个姑娘变得圆滑世故,但是阿尔文相信她那股刻在骨子里劲儿不会丢,不管遇到再多的困难她依然还是那个地狱厨房的姑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阿尔文本着“做点什么”的想法创造的这所学校正在给那些孩子塑造本性。

很多学校都有伟大的校训,但是能坚持把校训贯彻下去的学校才能成就“伟大”。

而地狱厨房的这所学校虽然没有那些伟大的校训,但是这里的人从上到下言传身教的把那股劲儿传了下去……

华国有句话叫“过刚易折”,硬骨头和硬脾气容易让这些孩子在未来碰壁……

但是在阿尔文的心里始终坚信,我们不一定能站着把钱挣了,但是我们一定能站着吃上饭!

诺曼?奥斯本大马脸上挂着笑容把毕业证书递给了玛丽?简,然后用温暖的语气跟她不停的讲述着什么……

阿尔文斜着眼睛看着台下的哈利搂着彼得的肩膀开心的说着什么,他生气的“哼”了一声,决定只要一开学就给这个泡妞还要拉上老爹帮忙的小混蛋一点厉害的瞧瞧……

哈利和彼得现在是学校的两大毒瘤,两个倒霉孩子顶着天条谈恋爱让某些胆大包天的小混蛋们开始有样学样,这让弗兰克的工作量增大了很多。

剩下的时间里阿尔文充当起司仪的角色,他跟每一个上台的毕业生拥抱庆贺,两位荣誉校长分别给剩下的学生们送上了毕业证书,还有一份他们亲笔签名的助学贷款申请。

那些学生只要凭借这份申请就能从斯塔克集团和奥斯本集团联合收购的一家投资银行里申请一笔利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助学贷款。

这对于那些学生来说太重要了,在美利坚这个把知识金钱化的国家,除了那些获得额奖学金的体能猛兽和超级学霸以外,其他人想要从一所正牌大学毕业需要大笔的金钱。

助学贷款也许会让他们背上几十年的债务,但是那些学到东西却能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他们未来的人生轨迹……

两大集团肯定有能力赞助这些苦哈哈的孩子读完大学。

但是阿尔文坚持认为“贷款学习”更能激发那些孩子的斗志,明白机会的来之不易,同时锻造他们的责任心。

这里的人显然也习惯这种做法,没人觉得阿尔文的决定有什么不对,反而他们认为这是阿尔文为了那些孩子争取的最好的福利。

台下的那些前来观礼的新生家长有点叹为观止的看着台上的三大巨头为了那些毕业生所做的付出。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把自己的操蛋孩子送到这里来的那些家长,终于确认自己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虽然那位纳尔逊校长开出的价格让很多人肉痛,但是现在看起来都是值得的。

谁能想到三位巨头校长肯花时间精力去为那些孩子做这么多的事情?

卡塞尔站在台下有点激动的看着台上的阿尔文他们,他有点羡慕的对身边的贝克特,说道“你说我来这里应征文学老师怎么样?

在这里当一个老师一定很有成就感!”

贝克特瞥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她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弗兰克一定会告诉你这里的校规不仅仅针对那些学生……

而且你的履历肯定不可能加入这里……”

卡塞尔听了有点不服气的叫道“为什么?作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我……”

贝克特翻着眼睛挥手打断了卡塞尔,她鄙视的说道“阿历克西斯告诉我,你是纽约教育界历史上被纽约所有的私立高中都开除过一遍的传奇人物。

你觉得哪所学校会用你这样一位‘传奇’?”

说着贝克特看了一眼站在新生方阵里面的阿历克西斯,她有点担心的说道“阿历克西斯成为今年这里外来新生的一员估计会有很大的压力。

那些可都是各个学校的坏蛋种子……”

卡塞尔听了,他看了一眼眼睛看着主席台发光的阿历克西斯,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一点都不担心!

阿历克西斯跟着我长大,她比你想象的要成熟的多……”

说着卡塞尔看着站在教师队伍最末尾,身上仿佛自带空调的弗兰克,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说道“有这个家伙在,坏种子肯定没法儿生长发芽。

我总觉得那家伙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具尸体,我可是悬疑惊悚作家,但是我根本就不敢跟他对视!”

贝克特好笑的打量了一下一贯无法无天的卡塞尔,她笑着说道“你该庆幸你求学的时候没有弗兰克也没有惩戒处……”

卡塞尔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是的,不然你就碰不到一个我这么有魅力的作家了……”

贝克特摇头失笑的在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自吹自擂的卡塞尔身上锤了一下,然后四下看了看刚想讽刺卡塞尔两句,她就看见纽约警察局的那位机械战警墨菲带着浑身的硝烟牵着一个小男孩,身后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学校保安,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

阿尔文看着墨菲高大的身影,他有点奇怪的走下了主席台迎了上去。

跟阿尔文一起的还有乔治局长,他们想要看看墨菲这是怎么了?

满身的弹痕让这位纽约的超级警官显得有些狼狈,面的迎面走来的阿尔文和乔治局长,墨菲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戴维,他笑着说道“别担心,迟到并不是你的错误,阿尔文会原谅我们的……”

…………

感冒了!

节奏稍微放缓一点,不然我怕自己扛不住了。

我不知道最近两天的章节写的好不好,但是我在努力!

断更是不能在断更了,不然下个月就要吃土了。

求个月票!

谢谢!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