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丘战天所说的这番话,也正是各方图腾意志势力,之所以发展得这么迅猛的原因。

大势所在。

太上域的世界意志不仅支持,还在推波助澜。

甚至可以说,现在的大势,加入各方图腾意志阵营,才是正义的那一方!

什么邪修?

那不过是站在命运图腾意志这方阵营来说的。

现在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正义和邪恶,已经完颠倒过来的。

各方图腾意志阵营,在太上域的世界意志的支持下,已经成为了正义一方,成为了正派。

而命运图腾意志这方阵营,在反抗太上域世界意志,在反抗各方图腾意志阵营崛起,已经成为邪恶一方,成为了反派。

现在加入灭自在教、加入魂巫教、加入所谓的“邪修”阵营,已经成为了弃暗投明。

而还留在命运图腾意志的阵营,才是真正的“邪修”了。

森林中的清纯白色美女胜过仙女

“那我们族内的天骄呢?那些王储、王子、郡主、长老里,有多少加入了灭自在教的?”凌天凡接着问道。

这个问题很尖锐。

而且,直指狐丘王族此刻面临的最窘迫的问题。

也是狐丘战天最不想面对和最棘手的事情。

“说不清楚!很多吧。或许现在还能够保持坚定,说不定,以后就受不住,加入了灭自在教,或者是其它的图腾意志阵营了。”狐丘战天说道。

“那师尊,九剑老祖,们就不要阻止他们了!现在,大势之下,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正邪了。如果硬要分个正邪,反倒是我们还站在命运图腾意志这一方的阵营,变成邪教了。所以,不管他们加入哪方阵营,都是他们的选择。只要他们能够突破到太上境,那他们依旧还是狐丘王族的血脉。”凌天凡说道。

“呃……”

凌天凡这番话,倒是让狐丘战天和狐丘九剑齐齐一愣,颇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

“凌天,要我们非但不阻止,还要鼓励他们加入其它图腾意志镇压?”狐丘九剑老祖有些不敢相信他说听到的。

“多点选择,狐丘王族也就多了退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万一,命运图腾意志这一方输了呢?”凌天凡说道。

“那我们狐丘王族的族员,岂不是要互相残杀,族内的团结,岂不是要分崩离析了?”

狐丘九剑老祖说道。

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凌天凡的这种想法。

“只要狐丘王族的太上境老祖还在,那狐丘王族就还在。”凌天凡说道。

“现在,我们要对付灭自在教,都已经难了。如果提倡选择阵营自由,那这些天骄和长老见势不妙,都选择加入灭自在教呢?”狐丘战天说道。

“没错!现在,狐丘王族疆域里,很多城主的思想是左右摇摆不定的。如果我们这么提倡选择阵营自由,那么这些人,只怕立刻就投靠到灭自在教的阵营里。我们狐丘王族的疆域,不用要了。”狐丘九剑接着补充说道。

凌天凡回答道:“不要就不要了吧!现在人手不够,人心思变,疆域太大,也是一种累赘。守住要紧的那些资源城池即可。只要这疆域名誉上是我们的,降临这场大劫结束,再收回来就是了。”

狐丘战天和狐丘九剑听到这番话,互相看了眼。

“这要我们狐丘王族的太上境老祖开会商议才行。”狐丘战天说道。

“好啊。那们商议吧,商议好了结果,再告诉我。”凌天凡说道。

说完,他留起身告辞了。

他进入天易书院后,已经好多年没有回狐丘颜的三城巡抚府了。

“姐,我回家族了!”

当即,凌天凡给狐丘颜传音。

“弟弟,回家族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姐姐,可想死姐姐了!”

狐丘颜听到凌天凡的传音,很是欢喜,也很是激动。

“在宗族吗?我去找。”狐丘颜说道。

“刚刚见过族长。我还是去的三城巡抚府吧。”

凌天凡说道。

“好,那赶快回来。”

狐丘颜说道。

“知道了。”

凌天凡通过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三城巡抚府里。

三城巡抚府建立在葵南城、王戎铁城、桃花城的中间,统筹着这三城。

不过,随着太上域的局势动荡,灭自在教在狐丘王族疆域里越发活跃,这葵南城、王戎铁城、桃花城里的局势,也越发的不安定起来。

城内的很多家族强者,都暗中加入了灭自在教。

狐丘颜虽然是狐丘王族的王储,但她却是王储里实力最弱的,当年是靠着上交凌天凡开出来的那块命运法则灵石,才靠贡献晋升的。

“弟弟!上一次,听说也去了东南域乙区,可是担心死我了!狐丘叶眉族姐、狐丘怜辛族兄、狐丘青长族兄等王储级别的强者,都进入其中,可一个都没有回来。”狐丘颜一年到凌天凡,美眸里异芒闪烁,秋波涌起。

她风情万种的走过来,很自然就挽起凌天凡的手臂来。

同时,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凌天凡。

她又说道:“弟弟,的实力,越发深不可测了。姐姐都看不透。”

“姐,这些年来,实力也进步很多!”

凌天凡说道。

他看得出,狐丘颜的实力是入阶了。

不过,也只是玄阶三四品的级别。

两人边走边聊,进入巡抚府行宫里。

“弟弟,我听到一个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狐丘叶眉族姐、狐丘怜辛族兄和狐丘青长族兄,他们在东南域乙区里失踪,并没有死,而是加入了阎尸教!这个消息,听说过吗?”

说到这,狐丘颜眸波闪烁的看向凌天凡。

凌天凡微微一愣,眸子也闪过一抹诧异:“没死?这件事情,我倒是第一次听。”

“如果他们没死,那就是我们狐丘王族的此辱,我们狐丘王族必然要杀鸡儆猴,除掉他们!”狐丘颜说道。

凌天凡摇摇头,他说道:“现在时代变了。如果他们真的没有死,只怕家族也不会再公开追杀他们了。”

“哦?为什么?”狐丘颜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