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黄版免费观看


既然危险,那就将他送走吧……她这样对自己说道。

其实还有更加一劳永逸的办法——将带来威胁之物毁灭……她应该是这样选择的才对,若然是今日之前。

到底是什么在扰乱自己?

她可不知道……通往大祭司所掌控的【门】所在的地方的这条路是漫长的,二人并肩而走,她忽然有种荒谬的想法,希望这条路能够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那样,她就无法知道事情的真想,她就不用知道事情的真想……她不想知道事情的真想。

她并没有被自己的这种想法所吓到。

“我是一个卑劣的人。”她这样看着眼前年轻的侍卫说道。

老板说,他没有碰到过完全不卑劣的人,包括他自己从前也是。

雅曼拉娜想了想道,“大概这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吧。”

她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灵魂之光在此时在老板的视界当中忽明忽暗,如风中残烛。

然后,他们抵达了最终的目的——【门】。

……

 性感美女床上诱惑的清纯

……

大祭司就在这里,双手捧着【善恶的天秤,好像早就确信雅曼拉娜会到来自己的身边一样。

“雅曼拉娜,你没让我失望。”大祭司的声音如此欣慰。

雅曼拉娜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祭司并没有看见年轻的侍卫伊本——包括她,此时也看不见他的存在。

明明这一路相伴而来,并不是幻觉……为何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就会突然消失?

就像是在自己将母后的遗物抛给王国法老的时候那样,也是突然消失不见……总是在需要的时候。

“但是你让我失望了。”雅曼拉娜深呼吸了一口气,或许他并没有真正消失,而是还在观察……用他的眼睛看着自己,为了得到答案。

“你在在意什么。”大祭司拥有超乎寻常的观察力,此时察觉到了雅曼拉娜在注意力上的一丝分散,不禁皱了皱眉头,“雅曼拉娜,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你的母亲……她也曾这样,但心中装下了另外一份感情的事情,总是会露出这种模样。你们,实在是太像了。”

“那我的母后,让你失望了吗。”雅曼拉娜淡然问道,一步步走进大祭司。

所谓的【门】并不是实体的存在,它或许只是一种奇特的能量,需要大祭司使用特殊的手段才能够出现——【门】不出现,这里充其量不过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空荡房子。

像是神之间那样,像是罪之间那样,总是那样的安静,安静得连呼吸声心跳声都能够清晰听见一般,如果这里没有光,或许正常人一天也呆不下来。

“我所有的爱与期待,也曾全部交给了她。”

这是大祭司的答案。

“她变成了巨兽,就在我的眼前!”雅曼拉娜摇头道:“就在我的眼前,我的父王亲手将我的母后杀死,然后变成巨兽的她在我的面前变成了沙子。”

“这是一次意外,雅曼拉娜。”大祭司张开双手说道:“作为【器】,你的母后最终无法战胜心中的欲望……我本以为,拥有了完整人生之后,你的母亲会变成完美的【器】,但是她对你的爱超过了拯救的念头,她变得自私,自私吞噬了它。但我并不后悔让你的母亲拥有一段完整的人生,因为她诞生了更加优秀的你……雅曼拉娜,你才是成为【器】的最佳人选。”

“你错了,我根本不完美。”雅曼拉娜自嘲道:“这么多年了!你带我离开太阳之城,你让我生活在外边的世界,你让我拥有克劳迪娅的身份,你让我来回在两边的世界……一边是文明自由的世界,一边是步步为营,死亡常伴的世界!你知不知道,每一次从外边的世界回来,对我来说都是那样的残酷,多少次,我甚至不愿意回来!”

“不,这样才是真实的,直面困难,为了崇高的理想而奋斗……”大祭司眼中露出了炽热的光芒,“只有拥有坚定信念的【器】,才能够成为天秤中它的完美容器。你每次都能抵抗外边世界的诱惑回来,就已经做得很好,雅曼拉娜,你一直都做得很好,你只是还差了少许。不过没关系,这次的经历,会让你更加的接近完美。”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这次又要让我离开……”雅曼拉娜冷笑道:“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大祭司淡然道:“只要你安全,只要天秤还在,只要你能够成为【器】,太阳之城便会迎来重生的一天。雅曼拉娜,成长的过程当中总需要伴随着失败与挫折,接受它们,打败它们,你将会变得更加的完美……太阳之城不过是培育你的温床,不管多少个我都能够创造出来。你已经证明,你拥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去抵抗一切的诱惑,所以接下来你需要体会的是绝望……更大的绝望。”

她忽然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陌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那人放佛已经取代了王国法老在她心中的位置……从法老亲手杀死一边的母后开始?

她不知道,她只是清楚地知道,当她通过那神奇的【门】,变成一个叫做克劳迪娅的普通的女孩,在外边的繁华与文明的世界当中生活的时候,她与这个男人有着父女之间的关系。

谢嘉图与克劳迪娅……让她一度以为,太阳之城的一切,不过是小时候听过的童话故事,只是她脑中幻想出来的东西。

“这不矛盾吗?”雅曼拉娜摇摇头:“既然让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安排……你根本达不到实验的效果。我不明白,带我走入文明世界的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大祭司道:“很简单,因为我需要你来到这里……来到这里就足够了,雅曼拉娜,我说过,你做得很好,因为你将我需要的东西带到我的面前了。”

“我不明白。”雅曼拉娜不禁皱了皱眉头。

大祭司此时后退了一步,伸手按住了身后墙壁上的一块砖块……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雅曼拉娜身后进入的门,却在此时直接关闭。

她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一种不安。

与此同时,地板开始裂开……裂开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此时正将一个巨大的圆管容器给推动了上来!

雅曼拉娜瞳孔瞬间收缩,一种明白空白的状态,开始占据了她的大脑……她一下子后退了两步——因为恐惧!

眼前的圆柱容器……眼前这容器内,浸在淡蓝色的液体当中的,竟然是一具赤裸的身体——她……她自己的身体!

“她…她是外边的那个?”雅曼拉娜下意识说道:“你…你把她也抓来了?”

“不,她还在外边。”大祭司淡然说道:“她还在外边努力地指挥着讨伐军对付暴动的巨兽。因为某个我赏识却不愿意于我合作的男人的关系,正常程序下的黑夜最长之日提早到来;了。”

“那她是……”雅曼拉娜惊恐地看着容器中的这具身体。

她突然想起了年轻侍卫伊本的问题……伊本看到池子里面的人之后问她,她是不是也在池子当中——她说没有。

“这个才是真正的你,雅曼拉娜。”大祭司微微一笑道:“当然,也可以是真正的克劳迪娅——不管是你,还是外边的那个,你们都仅仅只是她的一部分。”

雅曼拉娜神情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拔枪……疯狂地朝着容器射击,如此的刚烈。

但子弹却无法打破这容器的表面……容器中的那个赤裸的身体,仿佛没有直觉,雅曼拉娜双手不知道何时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她无法接受一个事情——她并非真的那个,外边正在指挥战斗的那个并非她的一分部,她自己其实才是真正那个的一部分。

她们其实都是这个容器内的身体的一部分……复制。

“很快。”大祭司此时挥了挥手,手中【善恶的天秤】忽然爆发出一阵闪光……闪光射出,竟是将雅曼拉娜直接困锁了起来,让她动弹不得,“很快一个全身的你…或者克劳迪娅就会但是,届时,她会拥有作为【器】的更加完美的潜力。”

“别过来……你不是我认识的大祭司。”雅曼拉娜脸上满是惊恐:“你不是父亲,你不是他……你是谁!你不是他!”

“我说过,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是这个身份。”大祭司走进到了雅曼拉娜的面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轻声说道:“那些在外边世界的日子,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呢……雅曼拉娜,我的女儿。”

欺骗,背叛,愤怒,绝望……憎恨——此时此刻,在她的心中,悲痛的程度,甚至远远超出大祭司在众人面前陷害她,让她变成巨兽的时候。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要提起……”

“让你心存最后一点的幻想与希望。”祭司笑了笑道:“然后让它也破灭掉。”

说着,大祭司手一扬,雅曼拉娜便感觉到腹部处传来了一股刺痛——匕首,自大祭司的手刺入了她的身体当中。

“我需要剜出你的灵魂,雅曼拉娜。”大祭司柔声说道:“它已经拥有足够的成长度了。”

“我…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大祭司轻轻抱着了她的脑袋,低声呢喃说道:“我最爱的养女啊。”

她的目光,渐渐失去了光彩,仿佛失去了灵魂,变成了一个空壳。

大祭司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微笑……但他的笑容却忽然凝固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什么——手中的天秤突然一热,他便一下子转过身体来!

只见圆柱容器的旁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名身穿着王宫侍卫服装的青年。

那青年此时正将手掌按在了圆柱容器的表面……朝着大祭司看来,“原来如此,灵魂分裂与灵魂再生,就像是壁虎的断尾一样,很快就能够生长回来……真是不可思议,这把【善恶的天秤】。”

大祭司目光从惊讶到警惕,随后变得冷静……他皱了皱说道:“你就是那个在大殿中,引诱法老异化家伙吧……你怎么知道挖去他的左眼就能够让他?”

年轻的侍卫摇摇头道:“比起这个,大祭司阁下不觉得很可惜吗。”

“可惜?”大祭司随意笑了笑,却悄悄地将手中的天秤的一边,对准了眼前这名年轻的侍卫。

他像是没看见大祭司的小动作吧,想了想道:“这明明是如同明星一样,可以照耀夜空漆黑的美丽灵魂,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让它染污,让它彻底堕落在深渊当中呢。你看,它现在已经变得不再闪亮,从一颗宝石,变成了并不起眼的石子,实在是太可惜了。”

“美丽的东西太多。”大祭司笑淡然说道:“但美丽的东西大多数都不真实,如同玻璃一样,一碰就碎裂。丑陋的就不一样了,它是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同时也是最好的养分。”

年轻的侍卫笑了笑:“大祭司阁下培育灵魂的手段,实在是让人敬佩……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个来自外界特意地为客人解决困难的行脚商人。”

“然后?”大祭司微微眯起了眼睛。

年轻的时候摆了摆手,大祭司手中的天秤突然变得沉重无比,一下子沉到了地板之上,差点没有压爆他的手掌,他不禁大惊失色。

“你心中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我将它卖给你。”年轻的侍卫想了想道:“但相对地,你将手中的这个天秤,以及你的这些【素材】都卖给我如何。”

但听到对方想要天秤的时候,大祭司并没有太过的意外,可是当听到【素材】之后,他的神情不禁微微一变。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大祭司摇摇头。

年轻的侍卫后退,手指在墙壁上轻轻一点……只见四周的墙壁,此时纷纷裂开,以此同时,地板也纷纷裂开。

只见在裂开的墙壁中,一个个圆柱体容器推出,地板纸上,同样的圆柱体也一个个地升上……这些容器当中,赫然装着一具具赤裸的身体。

他们当中,男性女性都有,这里面当中,甚至还有一个,有着与小侍女亚莲相同模样的女子……形形式式,足足有五十多个。

“天秤里面的那个残魂,一个【器】大概是不足够的吧。”年轻的侍卫随意说道:“所以才需要这么多……甚至与你自己也是……”

在这众多的容器当中,赫然还存在一个容器,里面放置着的,竟然是大祭司自己模样的身体……